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手风琴知音网--高品质轻音乐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威尔第《希伯来奴隶合唱》——感受悲壮

2015-2-9 16:31| 发布者: David| 查看: 613| 评论: 0|原作者: hualongwei

摘要: 背景音乐——威尔第歌剧“纳布科”中的《希伯来奴隶合唱》合唱歌曲《飞吧思想》.mp3 去年秋冬之交,出差上海遭遇突袭的寒流,酒店客房窗 ...
              [attach]7172[/attach]
      背景音乐——威尔第歌剧“纳布科”中的《希伯来奴隶合唱》


     去年秋冬之交,出差上海遭遇突袭的寒流,酒店客房窗前的一棵大树,两天前还是葱葱郁郁,一夜之间竟只剩空空荡荡的枯枝。树下依然青翠,毫无焦黄的落叶均匀地铺成与树冠相似的不规则圆形,像一首诗,又像一个宁静的舞姿。它们似乎不愿苟且到衰竭,不愿在西风肆虐的枝头苦苦哀号,而宁可早早坠落,以死写下生的悲壮。此时,我的心感受到巨大的震撼,不禁想到:不知死,焉知生!

    记得大三政经课上,老师解释马克思《经济学哲学手稿》中的一段话“自由自觉的活动恰恰是人类类的特征”时说:换言之,人的本质是自由,人是他们的世界和自身历史的创造者。然而,具有无限创造可能性的人在具体的生存环境中又永远是受限制的。相对于“人的本质是自由”的定义同时存在着“自由为不可能”的命题。没有一个英雄可以享受最后成功的光荣,因为在他们的征途上总有一道无法翻越的障碍。就像凯撒必遇上他的“布鲁斯”,拿破仑必有他的“滑铁卢”。无穷无尽的冲突和失败,无穷无尽的苦难和煎熬铸就了人类的悲壮之路。

    我想,悲壮的意义决不仅仅在于表现了人的失败和痛苦,更重要的是表现了人的自由意志与外在限制的激烈对抗。在这里,我们感受到:如果命运是不可克服的,那麽人类的精神也是不可克服的!当司马迁笔下的项羽傲然迎向潮涌而至的敌骑,当海明威笔下的老人从海上拖回空空的大鱼骨架,当贝多芬敲响《命运》的音符,他们不是有意无意的传达了这一意识吗?那些看起来压抑、阴沉的悲壮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则更具感奋人心的力量。

    自古希腊以来,一切悲壮的艺术永远最具有感染力的,都有一种净化的作用,因为在这里最切近人类生存的根本矛盾。可以试想,比起人与命运充满苦难的对抗,以及显示出的坚韧不屈的精神,一切日常得失忧喜、琐碎欲望又能算得了什么?经历过许多人生苦难的人往往具有广博的同情心,可见悲壮所包含的价值是那样嵩高而不可替代!

    其实,中国历史文化原本并不缺乏悲壮。《史记》中就有许多可歌可泣的传记情节:项羽在有机会突出重围的时刻,不肯渡江东去,却把自己的头颅割给了投靠刘邦的部下;李广并无必死的罪,只是耻以久经征战之身受辱于刀笔吏,而引刀自戕... ... 我想,司马迁为了完成他的《史记》,不得不放弃人格的尊严接受耻辱的宫刑,他反复渲染这种悲壮的场面也是为了解脱内心的极大痛苦吧。

    也许,没有哪一个民族的历史像百年中国史这样充满灾难、危险、迷茫、曲折、经历一次又一次觉醒、奋斗、牺牲,流过如此多的血和泪。可是,并没有产生与之相称的悲壮艺术。甚至在西方都被看做人类不屈精神的典范之举“长征”,也没有得到过充分的与之相称的艺术表现。这叫我们值得深思。

    也许,浅薄的虚荣心遮掩了我们的目光。常常在电影、电视、小说里看到中国武术痛打外国大力士、武师,的确很痛快。然而,我们在现代世界面前的失落与迷茫、古老中国落后挨打的历史负重感,也就很容易在这痛快之中轻易地被忘却,说实话,我觉得很像鲁迅先生的阿Q“我手持钢鞭把你打”的自我满足。电影《红高粱》里的主人公,虽然粗野、贫穷,我看大多是美丽可爱的形象,却有人在说这是“丑化”中国人,真的使我百思不得其解。

    也许,我们已经习惯了将历史编排成简单的观念程式,而忽视了历史本身的复杂和严峻。一切挫折和失败都被看做是不必要的运算错误,否认它本来的属性:人们在开创自身前进道路时不可避免的、惊心动魄的奋斗历程。要知道无论过去、现在、将来都没有一条预先计算准确的路线供我们选择,也不存在一直永远正确的力量凌驾于芸芸众生之上。历史是各种冲突交汇作用的结果,唯有失败才是成功的积累,没有任何人有权剥夺失败者的光荣!

    也许,我们总会有许多理由,比如“乐观主义”、反对“战争恐怖论”等等,妨碍从正面全力表现美好事物的毁灭。但是,这种毁灭本身放射出的光芒又是何等的壮丽、何等的美丽。电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展示了十几个年轻姑娘悲壮地一一走向死亡的过程,但它令所有的观众胆怯了吗?
      
    想起一位俄国文学评论家批评他们的社会风气颓废时指出:老一代的俄罗斯人是在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文学滋养下成长的,而现在的文艺提供不了那样的的养料。我们又如何呢?文学艺术一旦失去激情与力度,因而失去悲壮的色彩趋于平淡。我并不想贬低现代网络文化,或热播中的韩国青春偶像剧,或流行于社会不同层面的通俗歌曲,也无意攻讦引领当下娱乐圈时尚的新生代,但如果仅仅给我们年轻一代提供如此单一的文化养料,我们还能指望什么呢?总的来说,我感觉我们的文化中的进取精神已经处于消退中了。

    今天,我在这里借用了威尔第歌剧“纳布科”中的《希伯来奴隶合唱》作为文章的背景音乐。合唱曲又名《飞吧,思想,乘着金色的翅膀》,据说,当时被奴役的希伯莱人怀念故国、思念家园的心情引起了意大利人民的广泛共鸣,歌剧首演后引起强烈反响,被当做革命歌曲迅速传遍全国,被誉为意大利的第二国歌。一九零一年一月二十七日,这位伟大的作曲家与世长辞。意大利以民族英雄的规格为他举行葬礼,二十八万人的送葬队伍一路上唱着:“飞吧,思想,乘着金色的翅膀......”送他的灵柩去往墓地。这首歌曲风格雄浑、气势磅礴,充满着悲壮的豪情和与命运抗争的英雄气概,我曾无数次听过甚至唱过,但每一次听到它都要令我热血沸腾,只觉得自己的心被那种爱国主义的热忱深深地打动,许多时候还是要情不自禁地潸然泪下,我从来没有这样深切地感受到悲壮的歌声是如此地震撼人心。

    在一群白衣的送行者中,荆轲伴随激烈的击筑声,高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声音渐行远去...... 而这悲壮所具有的感奋人心的力量,所显示的人与命运对抗的永不屈服的精神则是滋养一个民族必须的养料。




编者注一:
     文章源自亿友网hualongwei 2008.05.08博客《感受悲壮》,时隔四天,2008.05.12 14:28:04 我国四川省发生了震惊中外的汶川地震。


.                  

编者注二:

    这部歌剧的版本并不是很多,意大利指挥家里卡尔多 • 穆蒂(Riccardo Mutti)先生指挥风格热情奔放、痛快淋漓,以诠释意大利歌剧闻名于世。一九九零年六月,在意大利举办的第十四届世界杯足球赛开幕式上,穆蒂指挥庞大的合唱团演唱了这首歌曲,他的演绎从整体上恰到好处地把握住了其史诗般的气质,自始至终都散发着不息的激情和迷人的情感魅力,那宏大的气势至今令人难忘。

    穆蒂指挥英国爱乐乐团与安布罗西亚合唱团灌制的这张唱片非常出色,英国EMI唱片公司出品,片号:7474888。




.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