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手风琴知音网--高品质轻音乐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树的回忆》听恩雅——赏析篇

2016-1-25 21:59| 发布者: David| 查看: 581| 评论: 0|原作者: hualongwei

摘要: 自从电声进入音乐,我一听到电子音乐就不免反感,感觉有些像假冒的人纺织品,使得音乐不再纯粹,再也找不到那种丝绸般的爽滑,那种亲切的质感了。记得以前听过喜多郎的《丝绸之路》,居然没有耐心听完。 听恩 ...
              

    自从电声进入音乐,我一听到电子音乐就不免反感,感觉有些像假冒的人纺织品,使得音乐不再纯粹,再也找不到那种丝绸般的爽滑,那种亲切的质感了。记得以前听过喜多郎的《丝绸之路》,居然没有耐心听完。

    听恩雅矫正了我对电声音乐的偏见,她是我第一次听到的New Age。这是一盘叫做《树的回忆》的磁带,确实非常动人,这位爱尔兰人教我认识了另一种流行音乐,这是和时髦的流行音乐相抗衡的音乐。现在社会上流行的许多通俗音乐,在我看来最致命的毛病在于旋律的造作和歌词的虚伪,几乎千篇一律因因相袭的旋律,让人觉得处处似曾相识,为赋新诗强说愁的的歌词加上声嘶力竭的吼唱,再惊天动地的音响效果也只是句句的嘴对不上心。如果说这样的音乐是把音乐从天上拉到了地上,那麽恩雅的音乐会让人感到诸神归位,使音乐回归到原有的位置。

      这盘磁带,除了《回家路上》《四处皆然》有着过多过重的打击乐和过多明快的节奏,太过喧燥,我不太喜欢,其它乐曲支支可听。尤其是《曾经金光四射》,一种难得觅到的神圣和庄严,颇有几分教堂音乐的感觉。我忽然回忆起那一次在芬兰的赫尔辛基大教堂里,阳光从高高的彩色玻璃穹顶间撒下,四周寂静如夜,只有音乐在空旷的教堂里发出浑厚的回声,与此同时,我感到生命和岁月在凝固、心灵和思绪在接受洗礼;我感到站在那麽多虔诚教徒之外浑身的不自在;我感到一种无法抗拒的被同化、被净化的力量。

    音乐本来就在天国之中、在心灵之中、在梦想之中。正如恩雅在《曾经金光四射》中唱的那样,即使时光带给我们夜晚的黑暗,但同时也带给我们夜晚的梦想。恩雅以她的感情、她的心灵、她的梦想将音乐演绎得澄清透明,为欣赏者带来一种清纯的似乎又有些悲伤的梦境。梦能说出来吗?能说出来的当然都不是梦,但梦可以用音乐表现出来,这梦对恩雅来说就是音乐。

    听恩雅,音乐虽说不属于古典,但她找到了从古典到现代相连接的一种或是一丝薄薄的纽带。她的音乐更多来自民谣,她有意识地过滤出民谣清纯的一面,有意识地摈弃了现代流行音乐的躁动和喧嚣,她浇灌着汲取民谣的纯净之水,播下古典浪漫的种子。她让它发芽,即使未长成大树,却已经散发出一丝丝清新与神圣的气息,让我们多少能垂下头懂得沉思,仰起头来懂得望一望天空中还有着明亮而高贵的日月星辰。

    听恩雅,使人联想起自然,不过那种自然不是人造的景观,也不是远古的森林,而是远避尘嚣的现代中的自然,一份可以找到的天籁。爱尔兰岛空旷的山谷、寂静的海滩,面对山风猎猎、海浪苍苍,我们可以感受到水雾的弥漫、清冽而湿润,感受到清风的絮语、绵绵而深切。此时,我们那颗充满烦恼和焦虑,被各种膨胀欲望炙烤的心得以稍稍平静,如同躲进骄阳辐照下的一袭绿阴。

    听恩雅,不必听她的歌词,美妙的歌唱早就把歌词淹没,就像溶溶的月光把无边的夜色淹没,清清的溪水把茵茵的的草地淹没一样。浸润在湿漉漉的溪水里,夜色和草地都融化其中了。听恩雅就是这样的感觉,歌词已经淡去,唯剩下美妙的音乐。音乐本来就不属于歌词,而属于旋律,旋律是音乐的翅膀,旋律是天上飘飞的云。

    听恩雅,最好一个人听,最好夜晚在自己家里听。我觉得它不适合在旅途听,也不能在酒吧或咖啡馆听。它怕嘈杂、怕燥热。它难以融进再好的美酒或咖啡里,但它能融进月光和夜色之中。月光和夜色是恩雅音乐最好的底色和背景,是恩雅音乐的来路和归途。





              文章源自亿友网hualongwei2007.07.08博客《树的回忆——听恩雅》







      
      《Thememory Of Trees》 Enya   






..   



返回顶部